当前位置:男人帮 > 热点话题 > 正文

山西吉县娲皇遗骨事件被疑系低成本营销(一)

bbs.gope.cn|男人帮| 2012-06-30 |查看: :

备受争议的遗骨在女娲塑像下挖出。图正中位置原有女娲塑像,近日被相关部门拉走保护,只剩下右侧一位侍女塑像孤零零站立着。

遗骨

6月16日晚,两块放在袋子里的、碗底大小的人头骨,摆在人祖山开发指挥部接待室桌子上。一个电视台记者指着骨头问:这两块6200年前的骨头,确是女娲遗骨呢?还是一场炒作?

此前,地处山西西南一隅的吉县对外宣布,在县内人祖山娲皇宫女娲像下挖出两块骨头,属于明朝人认为的“娲皇”遗骨。舆论一片哗然。

尽管批评如潮水般涌来,尽管两位来自北京的专家在批评出现后否认了上述说法,但任职于人祖山开发指挥部的部分山西学者,仍在坚持。

近日,“娲皇遗骨”新闻通稿撰写者已为“自己加入感情色彩”自请处分。

争议背后,是在陕西、河南、甘肃等多地争抢女娲故里的情况下,建有伏羲庙和娲皇宫的人祖山旅游开发——这个预计投资7.8亿元的工程,作为吉县县委书记毛益民在2009年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作为吉县县委县政府的重点工程,以及临汾市旅游局的市重点监测项目,正在热火朝天地展开。

“娲皇遗骨”引发风波

引发质疑后,两位来自北京的权威专家“反水”,但部分当地学者仍然坚持。而新闻通稿作者已因写稿“加入个人色彩”自请处分。

这两块人骨是去年被发现的。

2011年8月13日至10月9日,临汾市文物局考古工作站、吉县文广新局文物管理所和人祖山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文物部组成工作队,对人祖庙历来形成的建筑堆积进行清理。

这次清理工作中,工作人员在娲皇宫女娲坐像下积土中,清理出了木函残片、部分零散动物骨头以及引起此次争议的人头骨盖残片。

2011年10月,这些头骨以及其他骨头被送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进行鉴定分析。

今年3月,鉴定结论表明:根据C14同位素测年,成人头骨为6200年前,部分骨头为牛羊兽骨,兽骨距今2100年-900年。

6月3日,为期三天的人祖山考古文化旅游开发鉴评听证会在吉县举行,国内23名专家受邀参加,其中包括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张柏、故宫(微博)博物院副院长李文儒、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兰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付清远等人。

吉县县委、县政府对这次鉴评听证会很重视。包括毛益民在内的县委、县政府领导以及吉县文化局、旅游局等职能部门均参加了会议。

听证会后,吉县发布新闻通稿,宣布发现6200年前的“皇帝遗骨”,而此处的“皇帝遗骨”就是明代人认同并崇拜的“娲皇”遗骨。

得出结论的依据,一个是北京大学C14同位素测年的结论,另一个是明代当地人的墨书题记。

1984年,娲皇宫遭人破坏时,女娲塑像下就发现过遗骨,包着黄绫,盛在木函中。木函墨书写道:“大明正德十五年,天火烧了金山寺,皇帝遗骨流在此,十六年上梁立木……皇帝遗骨先人流下。”

以上结论经媒体报道后,批评和质疑如潮水般涌来。

6月13日,张柏和李文儒先后表态:“女娲遗骨报道不实,没有一个专家说娲皇宫女娲塑像下发现的头骨残片属于‘女娲遗骨’”。

上述两人的表态遭到了23位专家之一、任职于人祖山开发指挥部的当地某学者不满,该学者认为,他们是在撇清关系。

人祖山开发指挥部文化部负责人、山西师范大学教授冯彦山及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耿世文均认为,这场风波起因在于新闻通稿以偏概全。他们认为这只是一场“学术之争”,并否认以此炒作人祖山的旅游开发。

冯彦山说,事实上,听证会上,考古专家们始终没有提到过女娲像下的皇帝遗骨就是“女娲遗骨”。疑为“女娲遗骨”,只是部分地方学者的推测。

到目前为止,包括冯彦山在内的当地学者仍坚持以上推测。

19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知,新闻通稿撰写者、吉县县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李思义,近日已自请处分,原因是“写通稿时加入了自己的个人色彩,概括表述不准确”。

推荐图文

奇闻美女百态

资讯排行

本栏目热点最新